首页
元尊在线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章 成全(1)

    “这倒有意思了。”尹汉宁嗑瓜子的速度出奇的快:“我又不是老爷的正房夫人,成天只顾好吃好喝,为何要忧心呢?”

    “正房夫人在京里。小花兄弟既是老爷的宠妾,为何不能忧心呢?”张宜淡定地扫视过去,正与尹汉宁十足凌厉的目光对上。

    “唯有老爷承认的夫人才是正房夫人。京里那位早晚有一天会搬出林府,等到时候,在下面前这位,跟老爷最是感情深厚的夫人,才是真正的正房夫人。”

    尹汉宁一面说着,一面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来:“我是宠妾?谁人造谣。张大哥离京才两月有余,就已经这般会说俏皮话,看来还是宫里的气氛过于沉闷,压得张大哥都不喜欢说话了。”

    “说起跟老爷感情深厚,天底下还有谁,比我面前这位小花兄弟,更深厚呢?”张宜露出了一丝丝冷冽的笑容:“最适合老爷、最被老爷看重、最多才多艺、最得老爷欢心的人依我看,未必是我。”

    “你太看得起我了,也太看轻你自己,张大哥,这习惯可不好。”尹汉宁负手而立,可见是把自己身上所有的瓜子都嗑完了:“假如真有那么一天,我只能是妾,而妾上不得台面,还不如不把自己许出去。”

    张宜深深地盯着对方愈来愈讥讽的脸,言语中的冰冷十分危险:“我不是看得起你,而是你本身就有这个能力。你不晓得他愿意为你做什么,你在他心中的分量,是无人可”

    “行了,我们谁都不能读心,这样吵,没意思。”

    尹汉宁摆摆手,他本不愿意跟张宜这样吵起来,争风吃醋什么的,只会徒添烦恼。再者,他有眼睛,看得出那人心里究竟装着谁,就算去争,也争不来什么。

    只是张宜为什么这般笃定?

    难不成,那日从叶子苏嘴里套出来的话,竟是真的?

    尹汉宁本不信鬼神之说。

    他那天,只是想知道一点皇帝的事情,就故意灌醉了他,旁敲侧击地打听事儿,谁知叶子苏老奸巨猾,简单的三言两语压根套不出多少,还赔进去了两坛西域好酒。

    后来尹汉宁发现,叶子苏简直是世上最好使的秘密罐子,都灌醉五六回了,还是知道不了一丝皇帝的事。他本来放弃了,只是随口一问,问他知不知道张宜的事情,谁知叶子苏居然点点头,还说张宜恐怕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世上,听得自己云里雾里。

    第二日再问,叶子苏却咬定了说自己从未讲过这些话,并且戒酒戒了四个月。嗜酒如命的叶子苏居然肯为皇帝保守秘密而戒酒,尹汉宁在心里觉得,这人简直太可怕了。

    ‘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世上’,这话可不好理解。

    依着今日的所见所闻,恐怕事情不如自己所想那么简单,也难怪叶子苏不敢吐露一星半点。

    难道在不同的平行时空之中,我们这群人的关系,是不一样的?

    尹汉宁这样细细地想着,只觉心惊,他毕竟不是张宜,知道的也少,难道在可能有过的平行世界里,有那么一个里,谢微身边的伴侣,不是张宜,而是自己?

    只是这样一想,尹汉宁的胸腔就有些滚烫,一股股压制不住的温暖漫向四肢百骸,一下子冲的他有些精神恍惚,几乎站不稳当,只得扶了一把墙。

    他不是没想过,要跟那个谁快快乐乐地过一辈子,每天吵架也好,举案齐眉也罢,都是日子,过下去也没什么,只要还能看见他这个人,心里就舒坦了。

    可是他已经在年轻的时候,做出了一个无法挽回的决定,他此生,无论如何,恐不能与他偕老。

    这也是为什么,他要一个劲地把张宜往谢微身边推,除却看出他心之所属以外,也是希望他以后可以幸福。

    你必须要和张宜幸福。尹汉宁偷偷地想,这是我唯一的愿望了。

    另一边,谢微还以为是被发现了身份,正在心里胡编各种理由,硬凑了各种大道理,打算以理服人。

    可琢磨到一半,突然忆起兰景焕这个人,是个八减七等于九的货,跟他讲道理,就像卖梳子给光头,送拐杖给崔卫国,是没有任何屁用的,就一下子泄了气。

    兰景焕两手重重放在谢微肩上,凝眉盯着他。

    谢微强行镇定下来。

    对方却突然叹了口气,直截了当地问:“你是不是跟张大兄弟是一对?”

    谢微不敢开口。

    兰景焕表情十分认真:“没事,你直接说就好。”

    谢微只得道:“是我喜欢他,他不喜欢我,所以你可以弄死我,但是不能弄死他。”

    兰景焕严肃道:“我们黑风寨上下一致认为,张兄弟是一位赤条条的猛汉子,属于人见人爱的那种款,你爱他,我不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