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联姻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她爱你,你知道。”

    “是的。”

    “你为她做了这么多,为什么不告诉她你爱她,你也是怂包吗?”皇帝支着头,意有所指。

    叶子苏沉默许久,缓缓道:“是我没有力量护她周全,我只是个废物。”

    “其实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至少,比朕要好。”谢微搁笔,将桌面上这张密信慢悠悠叠好,再塞进信封里:“你差点就成功瞒过了所有人。”

    叶子苏的表情有些错愕。

    皇帝微微一笑,道:“为了奖励你说实话,这门亲事朕准了。”

    “什什么亲事?”

    “自然是你和公主的亲事。”谢微两指夹着信封,扬了扬他刚刚写好的密信:“朕这封信一会儿交到礼部手中,今日便开始着手联姻迎娶公主的典礼,一个月之内,大婚就会开始。到时宫内突然起了一场大火,到场的宾客南夷国师与新嫁娘公主一并葬身火海。南夷那边若有疑问,朕让尹汉宁去周旋。”

    迎着叶子苏惊讶的目光,谢微缓缓道:“只不过,你与桂圆小姐,今后可不再是公主和国师,注定要在大周隐姓埋名地生活了。”

    叶子苏连忙叩首谢恩。

    “在京城做个老老实实的商户夫妇,说不准会委屈你二人呢。”

    “不委屈不委屈!”叶子苏顿时喜笑颜开起来:“我,我一定不会委屈了圆圆。”

    爱称都喊上了。谢微略有一丝不爽,他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正大光明地喊小侍卫一声阿宜。

    等等,阿宜,阿姨哪里不太对劲。

    促成一对姻缘,也收获了南下贸易的许多好处,并不算十分亏本,至于未来注定要烧的那一座宫殿,花销就从这里头扣吧。

    但人家毕竟还是要生活,谢微斟酌再三,道:“至于那些你自己加上去的陪嫁,朕要收一半归入国库,你有意见可以提。”

    叶子苏哪里敢有意见,更何况这些本来就是他下定决心要掏出去的积蓄,最后事情成功顺利摆平就算了,居然还能收回来一些,实属意想不到。

    他百般激动之下,眼含热泪说道:“若陛下将来需要我的帮助,尽管开口,还有主理冥婚的”

    “这个不需要!”谢微现在瞧见叶子苏的笑脸,已经开始烦了,怎么别人的感情道路虽说坎坷最终也能修成正果,而自己这边虽说掌握了小侍卫的心意,可是走哪哪儿不顺畅,所有的路都要被封死了。

    他气呀,气得咬牙切齿。

    就算再怎么气恼,也还是明白,有了这场来自南夷国的盛大联姻,太后那边最起码能打消一些兴办选秀的念头,这对自己而言也是有益的。只要联姻那天场面越大,前朝的臣子也会多帮衬着美言几句,说不准一下子就能直接驳回太后的意见。

    况且,如今太后手边最听话最趁手的、可以嫁进宫里做自己内应的尹佳期已经逃到了天涯海角,好似凭空消失了一般,一丝踪迹都没有,尹太尉派兵全京城搜罗,也没找到一点痕迹,她手上还能有几颗棋子可用?说不准,直接就放弃选秀了也说不定。

    到了晚上,叶子苏非要请客庆祝这场来之不易的伟大胜利,但却怕万一引人注目,有可能会扰乱他们密谋的计划。

    正两难之际,皇帝干脆把小型宴会地址定在了静园,又将京城最豪奢的饭馆翡翠居的订菜进府联络方式给了叶子苏,打算好好宰一顿这个志得意满的新郎官。

    叶子苏也邀请了丹阳侯,他身在南夷的时候,经常听闻丹阳侯的传说,觉得他是难得的纯爷们,十分欣赏他。

    而满桌全是老少爷们,只有苏桂圆一个女眷,气氛恐怕活络不起来,崔卫国干脆就喊上了自家铁头妹妹,顺带着也能让公主认识一些京城的熟人。

    饭桌上,崔令仪发挥出了她将门虎女的气势,先灌了一大瓶女儿红后,“哐当”一声搁在了桌案上,险些砸穿他尹大哥珍藏多年的木桌子。

    一向不胜酒力的谢微见此,弱弱地将酒盏藏在了袖子里。

    铁头姑娘力挑群雄,独自灌倒了一大片。酒过三巡,她脚踩桌案,仰天长啸:“我也要追求自己的幸福!”

    尹汉宁离她最近,自然也没逃过她的劝酒技术,此时此刻,他人已经半跪了,听此,只有力气醉醺醺地嘟囔着:“阿微,我闻到了八卦的味道。”

    崔令仪试探性地推了推他的肩膀,他便像没骨头一样软趴趴地伏在桌上,似乎已经过去了。

    崔令仪趁此机会,捏了捏她汉宁哥哥的脸蛋,真是趁手无比。

    她将酒盏搁在桌上,扬声道:“不瞒各位说,我也想嫁人了!”

    满桌还有精神的人,纷纷竖起耳朵。

    叶子苏在南夷也是兼职过媒人的,他一听来活儿了,说不准还是个大单子,赶紧问:“什么人?”

    崔令仪脸颊绯红,不知是羞的还是喝的:“京中青龙帮的一个打手。”

    满桌沉默。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