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秘密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什么调兵?”谢微一脸疑惑:“朕夜里出门体察民情吃晚饭,见到路边有人当街抢劫,喊点巡逻兵来维护治安,还得过问他尹太尉?”

    况且皇帝这些年一直住在宫里,与太尉之女从未相识,他干什么要替一个陌生人逃脱父亲的魔爪呢?

    大事完成了一小半,谢微心想,若是这时候能有一小盏拿冰镇过的梅子酒,再有刚炸出来的香酥芝麻饼子以配,用来庆祝是再好不过的了。

    夜里不宜驾车行驶过快,吵到邻里乡亲就不好了,马车缓缓挪动,恰好走到了鸿胪寺附近。

    谢微掀开一边的车窗帘,他觉得,此时的夜风是那样的轻柔,街边的楼宇院墙是那样的顺眼,原来走着走着,竟到了那所京城最为富丽堂皇的客栈附近。

    “南夷使臣大晚上的,还要吃点心?”趴在一边的尹汉宁突然说。

    沿着尹汉宁的目光探去,就瞧见叶子苏的身影出现在对街的大路上,怀里抱了两三个食盒,在夜色中匆匆忙忙地往驿馆里走。

    崔卫国好奇地探过来,三个脑袋挤在一扇窗户中,一点儿也不拥挤。

    眼神最好的尹汉宁,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不是,南夷使臣怎么走进了他们公主的院子?”

    谢微与他对视,一时间,许多关窍都讲通了。

    “难道这南夷的公主,与使臣是兄妹关系?那他们国家可真够乱的。”崔卫国缩了回去,他一直不太关心这些。

    张宜听见第一句时,就一把扯住缰绳,停在了驿馆附近。

    尹汉宁支着头想了一会儿,道:“微臣闻到了八卦的味道。”

    谢微毫不犹豫:“走!”

    为了避免多余的麻烦,几人偷摸溜进驿馆中,两个有武功在身的趴在房顶,另外两个稍弱些的就蹲墙角。

    下面蹲墙角的人一个比一个兴奋,躺在房顶上的倒不这么觉得,张宜与崔卫国像两个没有引线的木偶人一样,躺平之后,双手放在肚子上,一言不发,不仅没兴趣观看瓦片之下的种种密事,也没兴趣观赏月色。

    鸿胪寺内安全得很,张宜也不用过多操心皇帝的安危,算是一个短暂的休假了。

    这假休着休着,张宜突然间察觉到,似乎有谁的目光一直偷偷地往自己身上试探。

    这附近还能有谁?过了一会儿,见此人还没有收回目光,张宜索性睁开眼睛,平静地望向他:“侯爷,怎么了?”

    崔卫国也觉得自己有些冒犯人了,他笑了两声,问道:“没什么,就是想知道知道,张大人今年多大了?”

    “二十有九。”

    “可有婚配?”

    “未曾。”

    “那有意中人了吗?”

    张宜明显有些迟疑:“恕我不能告知。”

    “好吧。”

    崔卫国偷偷打量他的面容,只见一张干干净净的小脸皮,浓眉大眼,眼中藏有浓郁的哀怨。大家都是经常风吹日晒的苦力,怎么他的脸就那么细腻,自己的脸庞黑黝黝不说,不光有些细碎的伤痕,还粗糙不已。

    难怪人家可以得皇帝圣心,而自己没有。

    张宜又把头扭过来,直直对上崔卫国的目光,后者有些酸涩的情绪一下子暴露在视野中,弄得他有些羞愧。

    “那个,还没祝你升迁大吉,恭喜恭喜。”崔卫国匆忙地找补。

    张宜恭谨道:“多谢侯爷。”

    房顶上的气氛,又尴尬起来。

    “对了”崔卫国赶忙找些话题出来:“张大人对陛下怎么看?”

    对陛下?张宜垂下眼,凝眉沉思一会儿后,道:“陛下是个好人。”

    “没了?”

    张宜继续补充:“陛下心肠好,人也善良,一定会是个明君。”

    屋檐下的院子里,某个被寄予厚望的未来明君认认真真蹲在墙边,仔细聆听其中的对话。他方才突然想打个喷嚏,还好忍住了,也不晓得是谁在偷偷念叨自己。

    屋内人絮絮叨叨绕来绕去,讲了一通又一通的场面话,终于说到了正题上。

    叶子苏的声音:“殿下,大周皇帝已经同意为您找一门亲事,您终于可以摆脱南夷了。”

    “那你怎么办?”是公主苏桂圆的声音。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