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元尊在线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70.誓言(1)

    请支持正版!

    而魔文则是一种极为复杂深奥的专业性语言,只有魔法师需要学习,因为大部分高等魔法典籍和咒语都是用魔文书写的,魔文的语言体系本身就暗合着基本魔法原理,可以说学好魔文之后学习魔法的基础,可以使之后的学习事半功倍。如果是在正规学校学习,小魔法师需要掌握的第一课就是魔文。

    但即使这样,因为魔文体系过于复杂,真正称得上精通魔文的魔法师也屈指可数。而银洛背后的男人当然算一个。

    相较之下,银洛从小在海上长大,从未接受过正规训练,能够学习到魔法知识掘自身魔法潜力最终走上魔武士之路也算是幸运和巧合。他的魔文基本靠的是自学,至今依然是一知半解。不过他的魔法水平只和普通中级魔法师持平,在高级之前,都能找到大部分内容是用通用语来书写的介绍魔法理论和咒语的书籍,所以银洛学起来也不算很吃力。现在银洛要自学高级魔法,不说理论理解和掌握,单那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魔文就足够让他苦恼了。

    所谓饱暖思yín/欲。他现在连书都看不懂,自然也就失了逗弄调戏西时桉的心情和兴趣。

    大魔导师在他身后站了五分钟:“……怎么不翻页?”

    “看不懂,”银洛照实说了,脸皮微微有些泛红,“高级魔法用到的这些魔文都太复杂了。”他只能根据书页上零星的通用语注解和自己浅薄的魔文知识来推测书上的内容,阅读进度自然不会太快。

    在心上人面前承认自己知识的匮乏虽然让他觉得有一丝羞赧,不过银洛也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毕竟没有魔法天赋的普通人都不会去学习魔文——普通人对魔法没有感应力,无法从实践角度体会魔法理论,即使勉强去学也学不好、学不深,自然没谁会去白费力气。他的小蜜糖是一位普通人,肯定也会一样觉得这满篇符文一样的文字让人无比头疼。

    没想到身后的男人望着他沉默了两秒,突然再次开口道:“哪里看不懂?”

    “这里。”银洛笑着指了指书的右侧,那里是一个水系魔法。

    诺亚的团长是一名水系大魔法师,银洛没幻想自己能在三天之内有突飞猛进的进益,所以当然要在这段时间内尽可能地多了解对手的情况——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不过按道理讲同等级的魔武士要比同等级的武者和魔法师都强,他有挑战高级大武者的实力,对付刚晋升不久的大魔法师也应该不在话下。但是对方作为水系魔法师在海上作战有天然优势,通过上次战斗又较为清楚自己的实力,这次还敢下战书约战当然是有备而来,他也要做好准备才行。

    毕竟,现在的他除了手下的一众海盗,还多了未婚的爱人要照料——很快他就要变成有家室的成熟男人了,失败可说不过去。

    海盗团长没指望男人能帮自己解决疑惑,但他很开心西时桉主动来关心自己,也乐意把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同对方分享。

    他伸出手搂住大魔导师的腰,试图让对方坐到自己腿上窝进自己怀里,就像电视剧里常演的那样。不过西时桉身姿挺拔,肩宽腿长,骨骼匀称有力,和娇小可人四个字沾不上半点关系,硬要比的话比银洛本人还高半头,他坐在银洛腿上的话银洛看书就会变得无比费劲。

    海盗默默双手环抱着爱人的腰,把脸贴在对方的背上休息了一会儿,认命地放开对方,搬了另一把椅子放在自己椅子右边,让西时桉坐上去——虽然答应了索菲亚要积极备战,但好不容易小蜜糖主动走过来关心自己和自己说话,银洛自然也不愿意浪费这个机会。

    他指着魔法书上的配图对心上人道:“你看图示,我猜这是一个范围魔法,可以将水凝成无数条锁链捆住目标区域内的所有生物。我们三天后的对手是一个水系大魔法师,这一招在两方对战的时候会很好用,我想他会使用这个魔法的变形法术。我正在看更详细的说明和解释,里面应该记载着这个法术的弱点和破解思路。”

    银洛当然也想过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自己尽快把诺亚团长找出来制服,论近战对方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但诺亚团长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一定会藏在最后方,而他找到对方前这期间就会生出很多变数,所以最好还是提前做好周全的准备。

    他也不管身边人是不是能听得懂,就把自己这些想法都一股脑和盘托出,对他而言,能这样看着西时桉、和对方说话就让他觉得止不住的开心。

    西时桉用手背掩住嘴,打了个小小的呵欠。

    被海盗劫来的这段时间里他的作息倒是规律了不少,这个时间就开始定点犯困了,以前在帝都的时候他经常会一个人沉迷于魔法的世界研究到东方既白,然后睡到晌午时分才慵懒地醒来。

    他垂眼看了海盗所指的内容一眼。银洛的分析和猜测都是对的,但这依然无法改变这在他眼中依然是一个简单幼稚毫无技术含量的法术的事实。他闭着眼睛就能说出一万种这个法术的变种,当然他更可以直接告诉海盗这个法术的内核和本质——万变不离其宗,只要看透了本质,再怎么变也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