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元尊在线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44.破灭(1)

    请支持正版!他小声叫着“宝贝”,亲吻着心上人的脖颈和耳后,西时桉轻轻“哼”了一声,偏过头不再理他。

    别以为我真没听见,我可都记下了,以后有的是算账的时间。

    银洛见西时桉脸色稍缓,一边抱着对方吻一边暗暗站起来,就着这个姿势伸出手想把人抱起来抱回床上。

    虽然看起来修长劲痩,但作为一名优秀的魔武士,银洛稍稍使力就把西时桉抱了起来。纵然怀里抱着一名比自己还要高一些而且也并不瘦弱的男子也不显吃力,稳稳地向床的方向走去,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

    “你做什么?”被他双手抱在怀里的西时桉却青了脸,抗拒着,“放我下来。”

    作为一名成年人、一名享誉世界的大魔导师、一位传承悠久的古老家族的家主,这样子被海盗抱在怀里,成何体统。

    “抱你去睡觉呀。”银洛笑着自然道,低下头用鼻尖蹭了蹭西时桉的鼻尖,“乖,老公疼你呢。”

    西时桉整个人顿时气到爆炸!你再说一遍谁、疼、谁?!

    他现在真的觉得对于这个海盗,禁咒已经完全解决不了问题了。

    这笔帐,几千个禁咒也还不完。

    这时候银洛已经走到了床边,动作轻柔地把大魔导师放到了床上,自己也走到一边换衣服,没注意到他的小蜜糖铁青的脸。

    西时桉开始认真思考到底该如何报复这个海盗,想了想,竟觉得脑子一片空白,想不出什么合适的办法——在他过去的生命里,他从未报复过什么人,对此也毫无经验。他厌恶的人,他都会直接让他们彻底从自己的生活中消失,也懒得在这方面花心思。毕竟对于西时桉而言,没有什么是一个魔法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么一个禁咒也总能解决了。

    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海盗这样让他蒙受奇耻大辱,恨到牙痒痒心痒痒、浑身都躁动难安,觉得不能单纯用禁咒惩罚让他在自己的生命中消失不见就算完的人。这些耻辱,他得一笔一笔慢慢和他算。

    西时桉胡思乱想的功夫,银洛已经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了。他赤/裸的上身沾着水珠,在灯光下闪烁着晶莹的光,西时桉盯着看了半天,怀疑他洗完澡压根就没擦。

    他银灰色的眼眸亮晶晶地看向西时桉,嘴角向上弯起:“宝贝,要不要我抱你去洗澡?”

    说完这句话他偏过了头,轻咳了一声道:“或者下次我们可以一起洗。”

    映着灯光,西时桉可以清楚看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耳朵变红了。

    ……这个海盗居然在害羞!

    天……西时桉下意识地舔了下唇、咬了咬牙,静了静气,一声不吭地拿着换洗衣物走进浴室,关上了门。

    热水从头顶浇下后他才略显迟钝地开始照例腹诽起来。明明抢男人、骗婚、日常调戏……各种该干的不该干的事情都干全了,根本就是一副流氓做派,这个时候居然还害羞?真是……

    他怎么也不愿意承认,那一瞬间,他觉得海盗那个样子十分的……大魔导师狠狠擦洗着自己,使劲把那两个该死的不合时宜的词咽了回去。

    他大概是被海盗气傻了。

    等他从浴室出去之后,银洛已经坐在床上等着他,手里还拿着一块干毛巾,等他走过去就把他按在自己身前坐好,开始用毛巾给他细致地擦拭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