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元尊在线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38.美好的想象(1)

    请支持正版!那天也和今天一样是一个阴天,天边阴沉沉的,副团长索菲亚敲响了银洛房间的门,带来一个消息——一艘五层高的最新款白色游轮即将驶入他们的海域,游轮外并未悬挂家徽,但却使用珍贵的魔法晶核而非普通燃料作为驱动能源,毫无疑问,这是一艘属于大贵族的船,只是刻意不想让他人现自己的身份。

    索菲亚负责侦查和情报,她所豢养的生物侦查员们所携带的侦查晶石会带来碧罗斯海域及周边所有的消息。

    银洛并没有把这场劫掠当一回事,在他眼里这不过和以往每一次战役一样,他很快根据得到的各方面信息组织海盗们制定了行动策略。如果一切顺利,这次行动会像以前一样,甚至在船的主人还没有现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带着财宝逃之夭夭。

    天很快黑了下来,和预料到的一样,天上下起了大雨,海面上卷起了巨大的风浪,远远的还能听到海妖的歌声——海妖们最喜欢这样的天气,他们喜欢在暴风雨中浮出水面,放声高歌狂欢,甚至掀起巨浪掀翻船只,把船员拖入海底作为饕餮盛宴。

    但他们目标的巨轮依然在海中平稳地航行着,稳如山岳。船体四周隐隐浮现出亮蓝色的图腾花纹。

    “是魔法阵。”索菲亚出现在船头上,和银洛并肩而立,“这么多的高阶魔法阵,大手笔。小心一点,我看对方的来头不简单。”

    银洛轻轻点了点头,微微蜷曲的银色长随着海风飞扬着。

    两艘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银色闪电号周身也绘制有魔法阵,帮助他们在大海中航行得更平稳、更迅捷、也更隐蔽。这些魔法阵是人鱼祭祀绘制上去的,在水中能挥最大的效果,至少到目前为止,在天气和海域地形的掩护下,他们很少被目标现过。

    银洛估算着他们同对方的距离,展开了面前的魔法卷轴——人类中拥有魔法天赋的毕竟是少数,魔法咒语等知识更是珍贵的资源,但魔法卷轴可以帮助大多数人使用魔法。制作魔法卷轴需要制作人熟练掌握该魔法并注入施展该魔法所需魔力的两倍魔力,而使用魔法卷轴时只需要注入少量魔力就可以触该魔法——同样,魔力也是可以装在魔法晶石里售卖的,世界上大部分魔法师单靠制作魔法卷轴和售卖魔力就足够家致富了。

    银洛本身是魔武士,魔法造诣也有不亚于一般中级魔法师的水平,他的魔法卷轴是自己制作的,提前做出来也只是为了减少施法时间,把握最佳进攻时机。

    一道银色光晕从魔法卷轴上闪过,黑色的卷轴化作点点微弱的银色星芒消失不见,与此同时浓重的雾气从他们所在的地方弥散开来,顺着风势向前方飘去——在雾的掩映下,他们的行动将更不容易被现。

    银洛抬起左手,随着他的手势,海面上凝起了一道冰柱,他从甲板上飞掠而出,点在冰柱上稍稍借力后便直接悄无声息地跳到了目标船上。两分钟后,他来一切正常的信号,其他海盗也在飞索等工具的协助下潜入了白色的巨轮之中。索菲亚则守在银色闪电号上,时刻注意着目标船上的动态,为他们提供接应。

    这样的行动在银色闪电海盗团看来不过是家常便饭,索菲亚派出的生物侦查员们早已带回了目标游轮的详细基本信息——游轮上的守卫并不充足,不到一般同等规格的贵族船舶的五分之一,而且没有魔法师,但作为补充,船上有大量防护性极强的高级魔法阵和魔法屏障,只不过不久前船上似乎生了一场能量极强的魔法爆炸,很多魔法防护都遭到了损坏,且在此之后并没有得到及时的补充。

    这有些奇怪,但也不是不能理解,那些防护魔法可能都是在岸上时由大魔法师布下的,而船上没有魔法师随行,自然没有人有能力修补这些损坏。至于为什么受损,为什么会生魔法爆炸……银色闪电的目标只是劫财,海盗们还没有这么旺盛的好奇心。

    在行动之前他们已经按照索菲亚带回的信息做好了分工安排,上船后无需指挥,海盗们便有序地分头潜入了他们的目标舱室,银洛带着两名海盗潜入了船的第三层——根据之前的信息推测,这里是魔法爆炸生的中心点,银洛的直觉告诉他,能造成威力如此恐怖的魔法爆炸,这里可能藏着了不得的东西,如果能搞到手就赚了,当然,这也可能会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前所未有的麻烦。

    但从小到大在海盗们那里耳濡目染的已经埋入骨子里的冒险因子让他按捺不住,蠢蠢欲动。

    银洛凭借着自己对魔法的感应和残留的微弱的魔法爆炸波动找到了爆炸的中心——那里有一扇木门,门及其附近明显绘制着许多及其强力的魔法阵和防护屏障,可惜它们都已经在爆炸中损毁得不成样子,银洛动了些手脚就轻易地破开门进去了。

    屋子很大,地上的黑曜石地板反射着幽幽的反光,黑色的地板上躺着一个男人,他穿着样式简单但做工精致考究的衬衫和长裤,柔顺的短垂落在脸颊一侧,他闭着眼,尚处于昏迷之中,长而微微卷翘的睫毛随着呼吸缓慢翕动着,黑色而冰冷的地板衬得他的肤色愈显得苍白。

    这无疑是一个很俊美的年轻男人,无意识倒在地上的姿势都显得优雅尊贵。

    银洛觉得自己的目光被对方牢牢吸住了,他被对方夺取了全部心神,分不出心思去想其他事情,从看清这个人起,他满脑子转着的都是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