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元尊在线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35.演戏(1)

    圣玉兰公爵正不动声色地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脸上表情平静,好似什么都未生过一样。

    但管家还清楚记得十分钟前公爵大人怒的样子,在之前的二十多年时光中,他从未见过公爵过那么大的脾气,即使是在普遍来讲最难控制情绪的青少年时期也没有过。

    那时他正在楼下餐厅指挥女佣们给室内各处换上新的鲜花和干花装饰,突然听到楼上公爵大人书房的方向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老管家惊出了一身冷汗,起初以为是他们公爵大人又无意中在家里搞出了魔法爆炸,但推开门进去后才现书房内的实木书桌被推倒在地,上面的东西和文件全部洒落在地上,而公爵大人就在翻倒的书桌后面站着,目光狠戾,漆黑的双眸中甚至隐隐泛出猩红的色彩。

    这是管家第一次看见他们公爵大人如此愤怒,并且即使如此愤怒也没有用魔法做任何事情,甚至在看见他之后就恢复了一贯的镇定和冷漠,只是冷淡地吩咐他去让一条今早传出的和二皇子有关的新闻迅消失。

    老管家不清楚自己的主人为什么会突然关心起二皇子相关的事情,甚至不清楚他们公爵大人早上突如其来的怒意和那条和西时家族看上去没半点关系的新闻报道是否有关系——据他理性分析,十有八/九应该是无关的。

    然而就在他把公爵大人莫名其妙的意志传达下去的时候,公爵府的司机先生也看到了那条新闻,惊异地对老管家道:“克雷斯先生,这个女孩子,看,就是照片上这个!上次公爵大人去皇家魔法学院访问,访问完之后就带了这个女孩子离开,还去了西时家族专属的婚姻神殿,最后把她送回学校……”

    老管家止住了他的话:“德莫,你今天什么都没有和我说过,我什么都不知道。”

    在公爵府工作多年,司机先生瞬时会意,向管家先生点点头,不一言地离开了。

    克雷斯却再次拨通了相关办事人员的电话,着急地催促道:“快!第一时间!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使用一切力量!务必要让那些报道在五分钟内、不、一分钟内全部消失!”

    这些为西时家族效劳的人也是第一次现这位先后服务过三代西时公爵、端庄沉稳、历经风浪的老管家还有如此不镇静的一面,连忙把这件事当作头等大事来办。

    十分钟之后,一切都已经归于平静,被推倒的办公桌已经恢复原样,仆从们动作安静地进来,利落而迅地把一切收拾好,又像什么都没生一样安静地退了出去。

    老管家站在门边,微欠着身平静而恭敬道:“大人,那些报道已经全部删除了,有相关报道的报纸也已经全部撤回,会全力保证这件事的影响降到最低。”

    西时桉从鼻腔里淡淡“嗯”了一声,似乎并不在意这件事的结果,微微颔示意管家离开。

    老管家又鞠了一躬,悄无声息地退出书房并为自己的主人关上了房门。

    只剩一个人的空旷房间里,大魔导师死死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似乎恨不得使用一个时间穿梭的禁咒回到屏幕上照片显示的那个晚上,直接拉过其中一个主角离开。

    使用掩饰魔法之后,银洛的色和瞳眸都变成了常见的栗色,但是即使如此也掩盖不去他眼底剔透的神采。照片放大之后可以看得格外清楚,在这张照片上,他双颊泛着酒后的晕红,双目晶莹水润,在昏暗的路灯下像是泛着一层水光一样,奕华驰走在他身边,扶揽着他的腰,海盗则极为亲密信任地向自己身边的年轻男子靠去,左手还亲呢地搂着对方的脖子。

    西时桉依旧不相信海盗会移情别恋,更不相信他会爱上这么一个除了年轻幼稚一无是处身材长相力量学识权力财富样样都比不上自己的狗屁皇子。

    但是……但是他比所有人都更清楚,海盗喝醉了之后那副样子有多诱人多犯规。他情不自禁地回忆起了银洛第一次喝醉之后那天夜里的种种表现,即使隔着屏幕都忍不住想摸上去,摸一摸那被酒水润得莹润而愈饱满的唇,摸上那泛着雾气的湿润的眼睛……

    让这样的喝醉的银洛跟另一个年轻男人回家……他是疯了或是傻了才会允许这样的事生!

    可现在这件事偏偏真的生了。他还是看到铺天盖地的花边新闻后才知道这个消息。西时桉觉得自己真的要被气疯了。

    圣玉兰公爵忍不住重新把手放在紫色水晶球上,片刻后,水晶球中再次映出了一座略显熟悉的建筑——是二皇子的府邸。

    西时桉推开水晶球站了起来,沉着脸垂头望着水晶中的景象,银洛河奕华驰神态亲密地坐在花园里,面前的白色木桌上摆着精致而丰盛的早餐,两人坐在一起,就像一对新婚燕尔的年轻夫妻。

    公爵握紧了拳,闭上眼,深呼一口气,喉结上下滚动着,片刻后,他才重新睁开眼睛,脸上勉强恢复了平静。实木书桌险险逃过了再一次被掀翻在地的厄运。

    “克雷斯!”大魔导师板着脸,再次呼唤自己的管家。

    等到克雷色进来的时候,西时桉又恢复了一贯的波澜不惊云淡风轻的样子,他面无表情地吩咐道:“准备车子,我要出去一趟。”

    他要亲自去把人接回来。虽然早已经是新时代了,人们都提倡给伴侣更多的尊重和自由,但无论如何他都是不会允许银洛再在二皇子府待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