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元尊在线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31.还没离婚的前夫(1)

    年轻的魔法师呆立在当地,像是不敢想象面前的人所说的话。他只觉得不可思议,究竟什么样的人会让眼前的女孩子做到这个地步?又是什么样的人会在对方做到如此地步下还能无动于衷?他几乎要以为这一切不过是对方的搪塞之词,但那对方流露出的失落和哀伤却又是真真切切的,实在不像在说谎。

    年轻魔法师一时愣在当地没有动,银洛却已经趁机向公寓的方向走去——罗丽嘉教授借给他的是当年学院分给教职工的住房,就建在学院内部。

    西时桉眼神黯了暗,没有追上去,而是不动声色地给银洛身上烙下一个魔法印记,这样无论对方去哪里,他都会知道——他还记得自己来这里是做什么的——他可是作为荣誉教授正经地来访问了解现在魔法学院里学生们的学习生活情况的,才不会追着海盗跑。

    于是接下来他便像什么事都没生一样,示意司机开车,按照原计划通知学院相关方面他已经到达的消息。

    同时西时桉在心里默默咀嚼消化着方才听来的消息,越想越是不快——他当然知道二皇子是谁,也知道对方现在就在魔法学院读书,但是银洛怎么会和他扯上关系?

    他是不信银洛真的会爱上别人的,所以也并不相信传言的内容。然而本来百分百属于自己谁也抢不走谁也不允许染指的东西在外界看来却是别人的东西,这种感觉也足以让他感到憋屈难受。

    我们还没离婚呢,现在名义上事实上他都是我的,当然不能让他和别人产生瓜葛。

    这样想着,汽车已经在主塔前缓缓停了下来,魔法学院的校务长等人已经在车外等着他,后面还跟着几名学生。西时桉说要来看一看学生们的学习情况,他们自然找了学生进行陪同解说。

    然而号称关心帝国下一代魔法师成长的圣玉兰公爵大人对学院的教学活动却显得兴致缺缺,他跟着看了两个教室之后,站在教学楼的环形走廊里指着一个方向问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那个地方他之前从没有去过,但是现在魔法印记显示银洛就在那个方位。

    “是教职工的公寓楼。”一名陪同人员迅答道。

    “教职工的住宿环境也很重要,”西时桉板着脸望着窗外认真道,好像真的在说自己很关切很重要的事情,“会影响教学质量。我们过去看看。”

    校务长已经是满头大汗,他是去年才上任的,原校务长被提拔去负责帝国的环保问题了,但是他也从没听说过圣玉兰公爵是如此热心关心教育体察基层的人。相反,那些传言里,这位大魔导师大人一向以冷漠傲慢的姿态出现,很少在意这些事项。

    但是西时桉话已经说出了口,就算觉得有一些奇怪,校务长还是任劳任怨地领着众人和圣玉兰公爵大人向公寓的方向走去。

    西时桉面无表情地在后面跟着,一脸正经,任谁也猜不到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其中一名学生悄悄落在后面,暗中给奕华驰着信息:“殿下,你绝对猜不到公爵大人要去参观哪里。他今天居然要去看教职工公寓。”

    他也是贵族出身,家族是支持大皇子一派的,所以在学院里他也和奕华驰交好。而奕华驰本身性格比较随和,身边的朋友遇到有趣的事都喜欢和他分享。

    奕华驰一下子从实验室的椅子上蹦了起来,心说罗洛这是走的什么运。他还记得好友离开图书馆时说的是自己要回家里处理事情,而他所说的“家”就是罗丽嘉教授借给他的那间公寓——这本来是绝对不会被参访到的地方,偏偏西时桉这次不按常理出牌,心血来潮就往那里去了!

    奕华驰觉得这是上天都在帮银洛,让他有机会撞见自己真正的梦中情人,早日忘记心狠的前妻。奕华驰并没有天真的认为友人真的能和那位公爵大人在一起,但是这种失恋的时候见一见偶像,可能就会现低配版的前情人更不值得自己伤神,更容易从那段失败的感情中走出来,去开拓新的恋情。

    思索了一下,奕华驰担心好友过于激动,还是没给银洛消息提醒。他想的是就算没偶遇上也没关系,反正舞会的时候他会介绍他们认识的。

    公寓楼还是三十多年前所建的,多年来没有翻修过,建筑条件就今天来看已经很是老旧。

    西时桉走进去就忍不住皱了皱眉,明明公爵府各方面条件都要优越得多,谁能想到银洛会傻到想不开地偏不去公爵府找他,要来这里守株待兔。

    不过他回忆了一下,银洛对物质条件的要求确实没那么高,海盗卧室的床让他睡得极为不适,他总不满意,银洛后来换了一张床,他还是不满意,海盗就耍流氓笑闹着抱着他,说是要他睡在自己身上。

    现在想想,那还真是不错的提议——他不太想承认,如果睡在公爵府卧室里舒适的床上和同海盗一起睡在地上要他选择,他可能、只是可能、只是可能性大一些,是会选择后者的——他不由自主地回忆起银洛赖在自己怀里的感觉,暖暖的,像是一直缺失的什么东西被补满了一样。

    这时他们很快就走到了银洛所在的那间公寓外面,西时桉漫不经心地指着银洛对面那间问道:“这里是谁在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