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元尊在线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29.好友(1)

    ……不过还是要让海盗赶快恢复原来的样子,总伪装成这样像什么……喔,如果只是夫妻间两人的情趣倒是没什么,他不是那么古板的人。不过在外面伪装成这样就不必要了,有他在,银洛没什么不敢用真面目见人的。

    西时桉暗自盘算着,很快通过管家敲定了下午去魔法学院访问的日程。

    ————————

    由于与柯风信一战,银洛倒是结识了一位意想不到的朋友——光耀帝国当今的二皇子殿下奕华驰。

    光耀帝国的皇帝膝下一共有三子一女,却不是一母同胞。先皇后育有大皇子、二皇子和三公主,而后在生下三公主之后很快去世;现皇后则育有四皇子——然而实际上四皇子只比三公主小三个月,两人同为十五岁,这是光耀帝国当今上层贵族中一个公开的、却不能讨论的事实。

    在这样的情况下,除了作为第一继承人的大皇子较为沉稳,不轻易表露态度之外,较为年轻气盛的二皇子和三公主与自己继母背后的柯风家族不和几乎是另一个公开的秘密。

    敢光天化日之下揍柯风信并且揍得如此痛快利落的人毕竟少有,奕华驰拿着视频回去给妹妹看,没想到三公主奕华铃当即认出了视频中的人:“这个姐姐我见过的,上次我偷跑去酒吧,就是这个姐姐帮我解的围。”

    说完之后小姑娘还不满意地撅了撅嘴:“她上次还装成男人来骗我,告诉我她是男的,结果还不是用女孩子的身份来上学?不过这个姐姐真的很好的,我喜欢她,我猜到她应该在魔法学院上学,还想过介绍给你认识。”

    听说这层关系之后,奕华驰更打定了主意要认识一下这位女孩子。

    他在去和银洛认识之前,先搜集了关于对方的资料,但作为一名突然因为一段不到一分钟的战斗视频而在学院内声名鹊起的、和其他学生来往较少也不参加课外活动的转学生,银洛的资料实在少得可怜。奕华驰也只能查到确切的两点:一是官方资料,“她”是魔药系罗丽嘉教授的远方侄女,入学是得到了罗丽嘉教授的推荐,有中级魔法师水平,擅长电系魔法,目前就读于高级部;二是有众多证人的民间传言,据目标多位魔文学同学的证词称,这位“罗洛”同学的两大爱好分别是魔文和西时桉大魔导师。

    不少魔法师都喜欢魔文,前者丝毫不难理解;毕竟是一名魔法师,如果没和圣玉兰公爵大人有过时机接触的话,只看脸、身材、力量和权势地位……好吧,二皇子不得不承认后者也不难理解。

    在帝都皇家魔法学院中,留校在研究部做研究的高级魔法师常会被学校里的老师聘为助教帮忙授课,协助指导选修该课程的较低级的魔法师们。

    奕华驰虽然是皇室出身,但从小被前皇后以他“身体不好,需要在开阔自然的地方静养”为理由送到他外婆那里抚养长大。他外婆在帝都外山里的一座庄园里养老,环境的确又开阔又自然,没什么约束,他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十六岁才正式搬回皇宫,但同时也开始在魔法学院念书,和其他同学一样,吃住都在学校,很少回皇宫去住。所以奕华驰一向平易近人,没什么特权,这些该参加的活动该做的工作一概不会拒绝,很容易就借着助教的身份认识了银洛。

    他没抱什么桃色心思,就是单纯觉得这位同学不一般,很有意思想要认识一下,因而很快和银洛成为了朋友。

    银洛在海上长大,头脑潜意识里就不会受太多条条框框的束缚,他们海盗就是这样,脾气相投了就一起喝几杯,烂醉一场,醒来后拍拍肩头就是可以性命相托的兄弟;相互看不顺眼了就打一场,谁的拳头硬谁做老大。海盗们的世界和逻辑都相对单纯,就像之前银色闪电号和诺亚号起了冲突,对方团长会直接来找银洛和索菲亚约战,而不会背后举报或是暗中阴人。

    银洛自然也是这样,他认可了对方是值得相交的朋友,就不会太顾及身份地位这些东西,除了还留着心眼没暴露自己真实身份,其他方面都颇为不拘小节。

    比如说真实性别问题。罗丽嘉勇“侄女”的身份做掩盖,一是为了免去由于当下魔药效果带来的许多麻烦,二也的确是存了帮银洛遮掩真实身份的念头,但也和银洛说了只要她配好魔药的解药,银洛随时可以公开恢复自己的真实性别,由她解释清原委之后当然也可以继续留在魔法学院念书。因此生性不羁的海盗从没把自己现在正“男扮女装”这件事当成一件大事,对自己的好兄弟就更不会有意隐瞒。

    他和奕华驰一起去校外酒吧,两人酒过三巡都有些微醺,一前一后地走去卫生间,一前一后地走进画着男性小人的那间。

    奕华驰还保留着几分清醒,回头大笑着说:“兄弟,你走错了吧!回头看看这是哪里!”

    和银洛处久了,被对方的海盗作风所感染,奕华驰也不自觉地忽略了对方的外表,真的把银洛当同性的兄弟看待。

    银洛不理他,自顾自开始解决生理问题。他以前当海盗,兄弟们一起洗澡、一起喝酒、一起放水,一起说段子,一个赛一个的粗鲁,彼此坦诚相待,没什么好遮掩的。不过他之前被罗丽嘉特意嘱托过,自己也明白自己当下的处境,除了这次和奕华驰在一起有些喝多了,以前在学院里都没去过公共卫生间。

    奕华驰在旁边呆呆看着,愣了三分钟,觉得世界都崩塌了。

    银洛洗完手皱皱眉走过去拍拍他肩头:“怎么了?回去呀。”

    想了想又道:“我早和你和你妹妹都说过我是男人,你是不是没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