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元尊在线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25.推荐信(1)

    银洛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早晨,索菲亚坐在他的床边看着他。

    友人这样的表情从他认识索菲亚以来只见过一次,就是他喝醉酒抱着索菲亚叫妈妈那次醒来后的第二天。

    “没事,”银洛故作轻松道,“是我劫来了西时桉,亲也亲了抱也抱了摸也摸了,一点也不亏。而且他也没对我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你看我现在不是还好好活着,看来那个魔药没什么用。”

    但其实一醒来他就能清楚感受到,他体内的武者元力已经全部消失了,剩下的只有他中级魔法师水平的魔力。或者说元力消失也不确切,那些力量并没有离开他的体内,只是潜藏起来不可被调动使用了。习惯了力量充盈的感觉,现在力量大半消失,他觉得很不习惯。但如果这就是魔药的作用和西时桉的报复,他认为还可以接受——他还年轻,元力再练回来就可以了,而且这种魔药也不可能是无解的,他一定能找到解除魔药效果的办法。

    索菲亚却还是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银洛笑着挥了挥手:“好了,不要那么看着我,放心,我不会为了西时桉去殉情的。”

    昨天的事就像一盆兜头而下的冰水,现在他整个人都平静镇定下来,再不像以前那样好像整个人都烧昏了头。

    他望向老友:“而且,索菲,你说的对,我或许根本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爱他,我寄托了太多幻想在他身上,这对他也不公平。在知道他是西时桉之后一部分幻想就已经破灭了。”

    至少他知道了自己的爱人才不是什么“没有魔法天赋、上有一个备受瞩目的会魔法的哥哥、心有不甘一直默默努力学习魔文、虽然不会魔法也有很高魔文造诣”的励志小可怜了。他可是西时桉……他精通魔文简直是比呼吸还要自然的事情。

    他想象中的小蜜糖却只是一个不太受宠爱所以也不太会爱人但内心柔软的闲散小少爷,在帝都的学校教天文学,周围环境和接触过的人都单纯简单,所以小蜜糖也单纯简单……然而事实上,西时桉是掌控帝国实权冷血无情的大魔导师,经历过真正的战争和宫廷斗争,五年前那场战争中,他的名字就让叛军心惊胆颤。

    他想起了曾经看到过的关于这位大魔导师的传闻——冷漠、傲慢、毫无同情心……和他认识里骄傲骄矜口是心非的可爱小蜜糖完全是两个人,而且他也不觉得那些传闻的形容都是错的。

    “我要说的不是这件事。”索菲亚终于开口,打断了银洛的所有念头,“我没担心你去殉情。”

    副团长拿来了一面镜子,塞进银洛手里:“你可以看一下,不过不用太担心,我查过了,其他地方都没变,你可以当作做了个整容手术,现在就流行这种中性感的花美男。”

    镜子里的人有些陌生。其实五官都没有变,只是整体柔和了不少。他本身眉目偏向俊朗帅气,这下变得有些偏柔和中性,如果穿上女装,从外表来看说是一个帅气潇洒的女孩子也毫不违和。而且肉眼可见的,他的骨架变小了,肩头比从前小了一圈。

    银洛整个人都愣住了。他没想到西时桉会这么记仇这么狠。自己不过哄着他叫了几次老公、压着他亲亲摸摸了几回,其实他也叫回来被亲回来了,西时桉却还要这么报复他。

    “干嘛摆出一副绝望的表情。”索菲亚道,“当女孩子也挺好的。”

    “可我也不是真正的女孩子,”银洛揉了揉眉头,“而且这副样子也太奇怪了,我也不习惯。”

    他也没有索菲亚想的那么绝望,毕竟他还活着,活着就总能找到解决的办法,不管是多么古怪棘手的问题。

    如果早知道有今天,他当初……大概还是克制不住地去招惹那位大魔导师吧,毕竟那时他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给你放个假吧,阿洛。”索菲亚道,“去把这魔药的效果解除了,放松一下心情,然后以崭新的面貌回来。”

    “……我不想这个样子去找西时桉。他也肯定不会突然大慈悲把魔药效果给我解除的。”银洛苦笑道。

    “别想着你的小蜜糖了。”索菲亚瞥了他一眼,“我说的是你的老师。老人家总不可能放着你这副样子不管的。”

    于是自从当年一别之后,银洛第一次拿出老人给他留下的定向传讯卷轴,向对方说明了自己当下遇到的问题。半小时后,他收到了老人用空间魔法传送来的传送魔法阵卷轴。这种魔法卷轴已经输入了传送所需的魔力及传送的目的地所在,银洛只需要输入启动卷轴的魔法就可以传送到目的地。

    这一点对于一位用毕生精力来研究空间魔法的大魔导师而言,并不算很困难。

    所以下午做完全部准备之后,银洛就瞬间从海上转移到了千里之外一座深山之中的一栋小木屋之前。他之前准备带小蜜糖远走高飞,所以一早就把银色闪电号的事务安排好了,此时遇到事情就能马上离开。

    毫无疑问,这栋小木屋就是银洛老师的隐居之地。

    老人名叫马格斯,五十年前这个名字曾在大6上叱咤风云,但是他已经隐居五十年了,这期间很少离开自己的隐居之地,所以他的名字渐渐也只在书本上出现,很多人都不确定他现在是不是还活着。八年前银洛在海上救了一个被无良海盗打劫的老人,虽然后来事实证明这个老人就是空间系大魔导师马格斯,根本没有要他施以援手的必要。

    但老人却就此把银洛收为弟子,教给他基本的魔法原理,引导他走上魔武士的道路,并留下传讯魔法卷轴,让他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可以联系自己。

    这期间银洛的海盗事业展的风生水起,他也没有过联系老人的需要,直到生了魔药事件。

    老人已经察觉到了他的到来,先他敲门之前就拉开了木屋的门,看到他的样子后吃了一惊,虽然早已经在银洛的传讯卷轴中了解到了一些情况,但真正看到后还是有些惊讶及……忍俊不禁。

    “银洛,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样子?”老人笑着道,推开门把银洛让进屋,“进来,让你尝尝我刚出炉的巧克力饼干,可怜的孩子。”